烟台一宗进口大马哈鱼新冠检测阳性!你知道大马哈鱼还和东北历史上的“流人文化”有关么?

烟台一宗进口大马哈鱼新冠检测阳性!你知道大马哈鱼还和东北历史上的“流人文化”有关么?

中国小康网讯 1月12日,莱阳市进口冷链食品集中监管专仓对一宗进口冻大麻哈鱼核酸检测初筛阳性,经市疾控中心复核1管标本阳性。该宗货物系自俄罗斯采购,已全部封存于莱阳市集中监管专仓、未流入市场,相关接触人员已全部实行隔离观察,染疫货物涉及环境、运输车辆等已进行了全面消杀。引发社会关注。

相关新闻视频截图

虽然在疫情期间,不能吃大马哈鱼了,但是可以讲讲历史上的大马哈鱼,那就是与东北流人文化有着密切关系的大马哈鱼。

大马哈鱼是来自(601099,股吧)的三文鱼,在东北地区已有二百多年的食用史。它不似来自大西洋(600558,股吧)的挪威三文鱼,被营销包装得陡然身价倍增;也少为东北地区以外的美食家、老饕们所知。但我常常会想象:

当年那些江南士子、中原文人们被流放发配到朔雪薜荔的荒蛮之地时,没有了绮情与雅致,髭须都挂满冰碴,泪汗交睫作冰凌,却因为一口烟熏蒸蔚的大马哈鱼,充盈了他们的正气,熨热了他们的风骨。

江南才子们没有了莼鲈鱼脍,却意外收获了冰鲜三文

大马哈鱼洄游进历史的长河,在锦鳞游泳中,跃荡着星光熠熠的宁古塔“流人文化”。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张缙彦、吴兆骞,就分别在作品中述及大马哈鱼。

张缙彦是明末兵部尚书,“河朔英灵,而有江左风味”。清顺治年间被流徙宁古塔后,教授当地渔猎土人以中原耕种之术,闲来与其他流放文人诗酒唱和,遍考风物,留下了《宁古塔山水记》。里面的《沙尔浒》篇有“多大鱼,土人名打不垓者是也”的描述。

这“打不垓”便是大马哈鱼。也许是张缙彦给土人的音译,总有种项羽垓下之围的况味。试想渔民猎捕的大马哈鱼,岂不正是铁马冰河中,作困兽斗的黑甲乌骓之霸王?待到褪去鱼皮,肉若舞樱,便是秀色可餐的虞姬了。

张缙彦

说到大马哈鱼皮,也是一道珍馐风味,可蒸可炸。炸制后中空脆响,美拉德效应令人齿舌生津。而清蒸之后,则筋道异常。随意堆叠,枕藉乎盘中,旖旎如琵琶女,正奏着表现垓下之围的《十面埋伏》,冰河琤琤,宛若弦声。张缙彦的“打不垓”译法,真乃神妙!

而同为顺治年间流放宁古塔,“江左三凤凰”之一的吴兆骞,是位纯江南人士,却有边塞诗人的慨然与悲凉气质。他因科场案被诬充军,离家三千里,一去二十年。留下一部“胡笳羌管,独奏边音”的《秋笳集》。里面有一首《瓜儿伽屯值雨晚过村叟家宿即事书寄孙赤崖陈子长五十韵》。

这个瓜尔伽屯以大马哈鱼汛著称,却是当年诗人随宁古塔将军抗击沙俄侵略者的古战场。当取得大捷,谈笑凯歌还的时候,垒起行军灶,就着江水煮大马哈鱼,肯定有“八百里分麾下炙”的豪迈。

吴兆骞

俄罗斯人和东北人一样,都嗜食大马哈鱼。做法都类似:烟熏制肉,鱼籽成酱。烟熏大马哈鱼肉质紧实,啖之弹牙。肌间脂肪丰腴,映衬着酡红的鱼肉,恰似片片樱花负雪,绝胜殊色。

而大马哈鱼籽酱,则不似黑色的鲟鱼籽酱那般娇嗔,吹弹可破。后者如粒粒珍珠黑美人,置于蛋羹之上,则有二八女郎“杨柳岸晓风残月”之感。而前者酲红面膛,就是执铁绰板唱“大江东去”的关西大汉。

巧的是,东北的朝鲜人也爱吃大马哈鱼籽酱,他们又是另一番做法:经辣椒的浸染,糖的润渍,大酱的熏陶,给这饱满的卵磷脂平添了多层次风味,就如鲜族少女身着艳丽的“契玛裙”,在舌尖跳着热辣的舞步。

实际上,去除商业营销的概念,大马哈鱼、挪威三文鱼在口感上很难分出孰优孰劣,但纬度相近倒是真的。而且我发现一个巧合,全世界纬度相近地区的人民,饮食习惯上都类似。就拿鲑鱼属来说,东北人吃大马哈鱼,挪威人吃三文鱼,而纬度差不多的北美五大湖区,也吃鲑鱼!而且三个地方还都嗜好烟熏!

大马哈鱼以其与东北“流人文化”、俄罗斯斯拉夫文化、朝鲜族歌舞文化浸淫,积累了混血的文化底蕴;大西洋三文鱼的文化代表,则来自电影胜地、大师英格玛·伯格曼寄寓的法罗群岛;美国的鲑鱼,又有着六十年代嬉皮士文化的狂野气息。

英格玛·伯格曼留下那么多戏剧和电影,里面却难觅三文鱼的“芳踪”,也许他光顾着吃了。美国人则把对鲑鱼的执念都注入了文学作品。这一点都不妨碍味蕾涵泳过后的文化共鸣。所以读《飞越疯人院》时,看到印第安人在尼亚加拉大瀑布鱼汛叉鲑鱼那段,我眼前又浮现出了吴兆骞在瓜尔伽战场上的鱼汛场景。(子华)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以上就是这个文章的所有内容烟台一宗进口大马哈鱼新冠检测阳性!你知道大马哈鱼还和东北历史上的“流人文化”有关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